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鬼面
    张良小城位于西楚边陲,往北是秦国,往西是蛮荒西域,往南则是南楚,属于要塞之地,不管是西域小国还是南楚皆是虎视眈眈,盯着这块贫瘠的肥肉,等着某天悄无声息的咬上一口。

     原本位于边塞的张良城默默无闻,只是近五年来了一名治下有方的大将军,大将军凶名远扬,不论是文韬武略还是那张凶残的面容都让人津津乐道,被敌军将领称之为鬼面罗刹。

     鬼面将军对敌残酷无情,对下也是严谨铁血,小城虽不富裕,百姓却生活的幸福安逸,甚至在不担心吃喝的状态下略显清闲。

     在西楚,包括整个问龙大陆,这样闲暇平和的小城不算多见。

     人一清闲,娱乐就提上了日程。

     小城有一条娱乐街,听说是三百多年前留下的,也曾繁荣一时,后楚国内乱,三皇子弑父,被太子携兵马追赶至长河以南,并在都郡自立为王,称为南楚。繁华的张良城在经历战乱后成为了四不管的边陲,荒凉、血腥、无人烟。

     又经过百年变迁张良城才逐渐的恢复生气,只是过去的繁荣似乎无法在重现,百姓依旧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哪怕逃到哪里都是一样。

     直到鬼面将军攻打西域有功,皇上特将成洲都郡赐给他并封他为兵马大将军,感念皇恩浩荡,鬼面将军亲自驻守张良城这块不毛之地,并把它变成了令人向往的安详之所。

     而今三国大乱,西域也在跃跃欲试,谁都想称霸问龙大陆,成为大陆唯一的皇。

     西楚有鬼面将军、南楚有雪龙国师、秦国有秦龙太子、西域有太巫一族,更不用说各下奇人层出不穷。

     四个国度僵持已久,当然,在鬼面和秦太子未出生时,西楚和秦国的形式并不太好,可南楚和西域也属于劲敌,百年来你进贡我朝奉,大小战役不断,最倒霉的便是民生。整片大陆持续了五百年前的状态,甚至远不如那时的繁盛,而几个国家高高在上的皇上都没有发现问题所在……

     这样的僵局迟早被打破,因为秦国年迈的皇上早已没有往年的睿智,甚至敏感、多疑、怕……死!

     为了保住皇位,他不但花费极大的精力炼制永生不死的丹药,还将自己那颇为能干的太子囚禁宫中,并且打着贤孝的名义为他试药。其他的儿子则被他送到西南两楚,换回人家也不知是真皇子还是假皇子,作为质子,相互牵制,换来一时和平假象。

     可笑的秦皇,纵然年轻时也算一代人杰,偏偏在该退位时闹出这么一出让其它国家啼笑皆非的笑话,当然,这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要知道秦国国土丰饶,占地颇广,哪怕是每个国家咬下两口,都够秦国颤上一颤的。

     张良城不忌言词,街角小巷到处可以听到时下朝廷的信息,除了西楚最高当政者外,谁的八卦张良城都不用避讳。

     尤其是娱乐街里的茶楼、小馆、菜市场更是信息流窜最厉害的地方,辰时刚过,秦国太子失踪的事情便传到了张良百姓家。

     “我说是秦国老皇上杀了他家太子!”卖菜的胖大嫂撇撇嘴,恶意的猜测。

     买菜的大妈接过称好的菜,悄声道:“可不说呢!这皇家无情,秦太子多英明一人,前段时间据说被那什么长生丹药折滕的几欲归了西。”说着,她低头拔拉了下绿叶菜,称赞道:“你家的菜倒是越来越水灵了。”

     “那是,我家菜还往姬家小馆送呢!若不水灵,他家可看不上。”胖大嫂自豪的说,就手指了指对面的竖着字帖、书画和占卜字样的小摊位,越发的沾沾自得,“你看滕相士越长越好看,就是长期吃的我家菜。”

     买菜大妈跳脚望去,只见被一帮大姑娘围拢住的摊位上若隐若现一道灰袍身影,不由失望的啧啧叹道:“每天滕相士的生意都这么忙,唉,想去解个梦都难。”

     “别急,你一会儿再看看!”见生意清闲,胖大婶好心的多了一句嘴。

     买菜大妈不明就理,又和胖大婶聊了几句想要离去,却猛然看见一清俊高挑的男子持着菜刀张狂的冲了过来。

     “妈呀!这是要当街行凶呀!”买菜大妈腿一软,差点没钻到菜铺里。

     胖大婶及时的拉住了她,好笑的解释:“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这滕相士的模样太过招人稀罕,正经找他解经算卦的没几个,全被那些春心泛滥的大媳妇小闺女的赶跑了,要不是这姬家小哥,这滕相士怕是早就被这些没羞没臊的女人们给抢了去。”

     果然,姬家小哥吼声一到位,那些女子风一样的散了去,摊位上的书画、字帖也被抢之一空,台面上剩下零碎银两不一。

     买菜大妈倒吸一口气,“这滕相士果真是越发的天人之姿了!”

     “可不是!”胖大婶傲娇的挺胸抬头,“那都城的几大公子想来都没有咱们滕相士好看。”

     而她们嘴里的那位滕相士,嘴角正挂着淡淡的笑意,望向持着刀的男子,起身扶摆,身若游龙、面似桃艳,哪怕是拾银子这么个普普通通的动作都做出了极为不凡的洒脱和优雅,声音更似清泉入耳,“小姬,你来早了!”

     姬乐狰狞的表情一顿,把刀丢到台面上,抱臂翻了个不文雅的白眼,“我说长青呀!当神棍是种病,得戒!”三年了,入世三年了,滕长青也从十三岁的孩童变为了十六岁的少年,而她的面容居然越长越妖孽,比起滕远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无所谓,她本是神灵,相貌若不惊人倒是奇怪。然而入世三年,她居然选择一座边陲小城化身成小小的占卜相士,每天接不到生意还好心的给穷困人家或者不识字的人家免费写书信及文帖。

     堂堂一代神灵,混成如斯,这……这叫什么事!

     “小姬,你以为入世是什么?”滕长青揣银入怀,撩他一眼,那神态中的魅意和美色不经意流露,竟让姬乐生生打了个颤栗。

     “你可别这么看我,我怕失控扑了你,被你一巴掌扇死!”姬乐别开眼,面红耳赤。日夜相处,三年已久他竟然对这个妖孽越发的没有抵抗力了。老天,难道你把我送到滕长青面前是为了让我练习抵御美色的吗?拜托你老还是把他收了吧!我怕我辜负重托,由直变弯再也不会爱上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