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无敌狮鹰王
    “哧啦”

     一条龙形能量横贯天际,虚空犹如一幅画卷被撕裂成两半,数百妖修瞬间被笼罩,妖躯呈现一片透明,然后如同瓷器一般龟裂、爆炸。

     业火焚天,比之太阳不遑多让的炽热温度让空间一阵扭曲,五行黑虎大妖横行场中,凡是被业火沾身的修士形神俱灭。

     “砰砰”

     拳拳相对,乱世邪狼肉身碰撞斗乱行宫战尊。

     “妖孽,还不束手就擒。”

     “哼,凭你也配收我?”

     诸天能量撕毁虚空,三瞳灵狐妖术比拼玄黄丹门门人。

     “啊!”

     通臂魔猿王棍术无双,魔焰滔天,手持破天棍,当头一棒将建安七头陀的首徒劈成两半。

     惨叫声接二连三,残尸断臂,血染长空,战斗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八极道主,我来会你。”

     一道剑光,如天外飞仙袭来,直取项八极颈项,来人青年之姿,相貌出尘,一把铁剑在他手中就如同蛟龙复生,剑芒吞吐不定。

     “云澜剑主,一别八百载,风采更胜往昔啊。”

     项八极衣袂飘飘,手捏八极印,飘然迎上。

     “嘭”

     无尽能量爆发,飞仙剑光消散,八极印犹自向前,印向云澜剑主。

     “八极兄,好本事。”

     云澜剑主脸色阴沉,铁剑斜指南天,脚下倒踢飞快后退,避过八极印的攻势。

     “云澜剑诀,剑动九天。”

     云澜剑主铁剑横空,剑气如天河之水倾斜,化成一股滔天洪流,怒涌项八极。

     项八极不慌不忙,取下腰间酒葫芦,拧开葫芦塞子,向着虚空一抛,酒葫芦瞬间放大到山岳大小,葫芦口尽收剑气于其中。

     “八极道图。”

     项八极单手背负,长发长须无风自动,另一只手快速的在虚空中,刻画出八幅道图!

     “给我,去!”

     项八极掌指向前一推,八幅道图不分先后的扑向云澜剑主。

     道图迷蒙,一片金光照亮天际,金之道图如金乌掠空,青芒霍霍,木之道图内一株苍天古木镇压天地,流水孱孱,水之道图,席卷八荒,火光冉冉,火之道图烈焰焚天...

     “我乃狮鹰三长老鹰绝,谁敢与我一战!”

     鹰绝狮鹰本体展开,如入无人之境,在来犯人群中所向披靡,狮鹰爪下,无有存活!

     “嘿,血狮苍鹰。”

     金玲双手捏诀,一只小山大的血色雄狮和一只通体乌黑的巨大苍鹰快速浮现,联袂杀进敌群!

     “呜呜呜...。”

     大片修为稍弱的狮鹰兽倒下,一阵如泣如诉的笛音缭绕通天崖上,这是独孤老人杀人神魂于无形的“催魂曲”。

     一卷古经划空,翻动间挥洒出一个个古字符咒,围剿狮鹰兽族,一个书篓压落,如九天天阙显现世间,镇压世间生灵,夺命书生宁季常到来!

     无穷无尽的元气能量在汹涌澎湃,妖气滚滚,魔云遮天,诸子百家神则法术照亮天地,崩裂虚空,湮没空间。

     妖族意在守护,诸强欲为破入,通天崖上空漫天法宝飞舞,奇术妙法比之烟花更为璀璨。

     呼啸声,哀嚎声,连成一片,地面上众狮鹰兽浴血搏杀,金色的符文大道上半兽狮鹰兽血溅长空,虚空中到处都在交战,断肢残臂,如大雨倾盆。

     就在这时,花树树冠之上,一座大殿在夜空浮现,殿门缓缓打开,一道伟岸身影冲天而起...

     “唰”

     一步迈出,那人出现在了金玲身边。“吼”

     那人一声咆哮似乎贯穿了三界九幽,悬崖在崩碎,虚空如河道干裂,前方上千不同境界的修士灰飞烟灭。

     仅仅是一声咆哮,没有刻意,却杀伤力惊人!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模样的青年,容貌英俊,身高两米左右,满头白发随风舞动,如神似魔!

     “是...是王...上。”

     金玲神色激动,有些语无伦次。

     狮鹰王何许人也?

     数万年前便无敌世间的盖世天妖,可以预见,局面即将一边倒!

     “落梨剑法。”

     远处,一个华衣女子纤手驭龙,只手御剑,长剑铮铮,弹只一挥间,便有一只狮鹰兽躯体分离,鲜血四溅。

     “死来。”

     近前,一个壮汉力大无穷,双臂一展,徒手撕裂一只通臂魔猿,在血雨纷飞中杀进杀出。

     另一片悬崖上,九只异兽拱卫一枯瘦老者横冲直撞,所过之处三眼灵狐骨断筋折。

     更有数十组,百人抱团的御林神卫,身着神铁甲胄大战妖族。

     局势越演越烈...

     “哼,当诛!”

     狮鹰王大步迈出,横跨虚空,抬手一巴掌将壮汉拍成一坨肉泥。

     “吼”

     狮鹰吼气吞山河,华衣女子连同脚下蛟龙崩碎成块坠落高空。

     见状,枯瘦老者舍弃九只异兽转身欲逃,念头刚刚产生,便见一只大手扑面而来,连同九只异兽在内,被狮鹰王一把抓成肉泥。

     上千御林神卫,倒也硬气,合力一击抵抗狮鹰王,但米粒之珠又何以于日月争辉,在狮鹰王随手挥出的磅礴能量下烟消云散。

     “住手。”

     狮鹰王声震长空,话语威严,无上音波蕴含的能量震的大片悬崖如玉柱倒塌般轰隆作响。

     这一切都发生在眨眼间!

     直到这时众人这才看清横扫诸强的强势人物!

     “狮鹰王!”

     有人眼尖,认出了冷眼扫视诸强的伟岸身影。

     “竟然是狮鹰王!数万年前的绝代天骄,战力举世无双啊!”有人无不羡慕的感叹道。

     “狮鹰王!怎么可能!种种迹象表明其万年前不是身陨道消了吗?不然诸强何敢蛮闯狮鹰部落!”亦有人大惊。

     “纵使狮鹰王复活又怎样,我们人数众多合万家之力不信打不碎他!”

     暗中有人蛊惑,不过话语刚刚落毕,狮鹰王冷眸中一道精光直射虚空,一具尸体坠落。

     “这...。”

     诸强大骇,暗中那人绝对是一门之主,居然被狮鹰王一眼灭杀!真不知这人是小觑了狮鹰王还是高估了自己。

     “十息之内,非我族人速退我族部落,违者灭杀。”

     狮鹰王负手而立,强势一览无余!

     “死而复生不成,还真不信这邪。”

     悬空岛上一幅迷迷蒙蒙的阵图,释放出令人心悸的能量,徐徐笼罩向狮鹰王方圆两千丈。

     整个通天崖大约七千来丈直径,此刻那硕大阵图生生覆盖了三分之一范围,包括上万修士妖族在内遁无可遁。

     “圣翼岛的鸟人,敢尔。”

     诸强愤懑,纷纷出手抵抗那从天而降的阵图。

     狮鹰老祖没说什么,白发三千丈,一把缠上众妖修卷到自己身后的金玲寝宫前。

     金玲寝宫很是不凡,灿灿金光闪烁万法不侵,大战到现在都没损失分毫,花树更是奇异,茫茫七彩水波浮现推拒能量乱流,通天崖表面一层土黄色光芒吸纳万象。

     “哧哧哧”

     阵图快速旋转,挥洒出无数毁灭之光,场中诸强奋起抵抗,不过多少有些人显得很是徒劳,连抵抗的机会都没有就化作了飞灰。

     “哼。”

     狮鹰王袍袖甩动,“鹰击长空”狮鹰族搏杀圣术一出,风云变色!

     上万道狮鹰光翼有如灭世天罚,扫射四面八方,似要斩碎一切有形之质。

     场面根本无法形容,上有阵图毁灭之光放射,下有“鹰击长空”圣术展出,一个个修士被洞穿,躯体分崩离析,血光倒卷虚空。

     “轰轰轰”

     “鹰击长空”碰撞硕大阵图,爆发出的漆黑能量吞噬一切物质。

     “啵”

     在一阵激烈的对抗过后,那距离通天崖百丈的阵图显然不敌,被击穿出数百个碗口大的破洞后,冲天而去。

     “哪里走。”

     狮鹰王右手无限放大,几可捉拿日月!

     那哪是一只手啊,如同钢浇铁铸,更像是一条万丈魔龙出海,龙躯横贯天空!

     “嘿。”

     狮鹰王一把遮拢阵图揣在手心,任其无数毁灭之光放射,自管大法力展出炼化。

     “啊。”

     悬空岛屿中央地带,一道身影张口喷出一道血箭,然后一步穿越虚空,大手如天刀力劈狮鹰王天灵盖。

     与此同时,青铜古战车上万架弑天神弩并排而立,万支弑天神箭同时上膛,万道赤红刺穿虚空射向狮鹰王。

     “很好。”

     狮鹰王冷声夸赞,单手成爪状,拽捏那劈来的大手。

     “砰砰”

     两人对碰几记后,狮鹰王“嘎嘣”一声折断了那蕴含惊天神力的大手,然后一掌将其拍飞。

     “哧哧”

     万道赤红逼近,眼见就要射穿狮鹰王,就在这时,狮鹰王大手挥出,带起一片罡风,“去”万支弑天神箭造成的赤红瞬间倒转,以更快的速度反射回青铜古战车。

     “砰砰砰”

     万道赤红穿越青铜古战车的防御,道道穿破车体,可见青铜古战车分崩离析只在眼前。

     “轰隆隆”

     青铜古战车启动,残体带起一片青光破天西去。

     悬空岛屿更是超出五行,隐匿虚空逃遁...

     人的名树的影,狮鹰王可与天比肩的人物,此刻又杀伐果断,诸强心生退意,有人刹那飞遁。

     有一便有二,所谓树倒猢狲散,一人逃走了,剩下来的也就哗啦一声散开,或御飞剑,或踏异兽,或车辇代步,冲天而去。

     “三息已过还想走!”

     “吼”

     绝世音功“狮鹰吼”出,带起滚滚乌黑音波,破碎苍穹,磨灭诸强,许是连上天都被惊骇,闪电划空,惊雷吼啸,大雨骤降。

     不得不说“狮鹰吼”逆天,部分修士形体龟裂崩碎成块,不过还是有部分修士在雨幕中拼命逃窜,甚显狼狈。

     也就在这时,狮鹰王身形摇摆,只是他们根本没看见,或者说忙着逃命没有察觉罢了。